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故事 >江南红豆杯全国爱情诗大赛之前人佳作赏析(二)
主题详情
  • 江南红豆杯全国爱情诗大赛之前人佳作赏析(二)

  • 用户:常熟市江南红豆文化园发帖时间:2022-01-12 15:22:28

  • 江南红豆杯全国爱情诗大赛之前人佳作赏析(二)


    《相思》(唐•王维)

    红豆生南国,秋来发故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是一首真正的红豆诗,相思由此大盛。据说当时流落江南(此处指唐朝的江南,唐朝的江南在今湖南省;唐朝的江左在今江南地区)的李龟年甚爱歌咏之,无形中助长了此诗的流播,使之成为一首名动天下的绝句。


            李龟年之所以喜欢唱这首歌词,当是跟他生于北国,又适逢家国沦丧有关。那么这首诗除了朋友之间的私人感情,其本意到底有没有表达家国情怀呢?从另一个名字《江上赠李龟年》,我们不妨来推论一下。如果此名确实,那么,这是王维何时赠给李龟年的呢?是安史之乱前还是后?如果在安史之乱前,这首诗的家国情怀就无从谈起。因为李龟年的资料缺乏,我们无法确证他安史之乱前去过江南,但由于安史之乱,李龟年离开长安倒是有很多记录。由此推测王维赠给他这首诗时,当是在安史之乱已经爆发,唐明皇幸蜀(公元756年)之后。但光从诗意上来看,这首诗仅限于表达对李龟年的私人感情,对国家危亡的感觉丝毫没有反应,这有点不可思议。我想,这或许跟王维的性格有关。因为整个王维的集子里,几乎没有杜甫式的表达忧国忧民的诗歌,直到做了安禄山臣子(虽说是被迫的),眼见到残酷的现实,他才写出一首不痛不痒的《凝碧诗》(此诗也有传闻是朋友为救他而临时提醒他写的),内容是这样的:“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可见,王维的软弱偷生、逃避现实和耽于安逸,才是他投降的主要原因。假如安禄山坐稳江山,王维最大可能会成为纯粹的贰臣。当然,历史是无法假设的,这样说的目的,只是想表明,这首诗是一首纯粹的感情诗,家国情怀只是后人附会或过度阐述。那么何以会产生这种错觉呢?其实,这主要是和李龟年在江南的记录有关。据载,后来李龟年“流落江南,每遇良辰胜赏,为人歌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在湘中采访使举办的宴会上,他唱了王维的五言诗《相思》,又唱了王维的另一首《伊川歌》:“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征人去日殷勤嘱,归燕来时数附书。”唱完后他突然昏倒,只有耳朵还有是热气,其妻不忍心殡殓他。四天后李龟年又苏醒过来,最终郁郁而死。这些故事,无疑都增添了这首诗的厚度和广度,可以说李龟年作为当时最有名的歌唱家,用他的下半生使这首诗超脱了王维的原意,增加了苍凉的感觉。接受美学者认为,一个作品,即使印成书,读者没有阅读之前,也只是半成品,很大一部分需要读者把审美经验放在历史 、社会的条件下去考察才能完成。法国文学批评家圣伯夫说:“最伟大的诗人并不是创作得最多的诗人,而是启发得最多的诗人。”由此印证这首诗的经历和变化,似乎比较合适。


            说到这里,另一个问题又浮现了出来。这首诗既然是送给李龟年的,何以会成为一首爱情诗的千古绝唱?这里不妨来做几种假设。


            假设一:王维好男风。古人好男风自古而然,据说王维在30岁左右时,妻子过世,其后的30年里,他未再娶。爱好伶人也有情可原,但除了这首诗外,也找不出任何与李龟年之间的感情记录,而且也没有传出任何绯闻,所以此项难以确立。


            假设二:这是首写给诗人自己妻子的诗。这样解释,倒是和这首诗题名《相思》是合拍的。王维的妻子刘氏,历史上没有确切记载,估计魅力非凡,以致王维丧偶后的三十年里没有再娶,应该说他对妻子一往情深。但这个也只能是一种想当然,因为王维集中找不到一首悼亡妻子的诗,如果真的相思入骨,断不致如此。


            假设三:思念玉真公主所作。玉真公主长王维十岁,而且对王维帮助巨大,很多人猜测王维和玉真公主肯定会有感情纠葛。其中一个旁证就是,为什么李白和王维虽为同时代的两大诗人,而且都和孟浩然关系不错,但他们彼此的诗作中居然谁也没有提过谁。有人认为答案就是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基于这层关系,他们当然都不愿意答理对方。但这首诗是王维在安史之乱(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爆发时写的,其时王维(701年-761年,一说699年—761年)已经最起码五十四岁,而且崇佛多年,玉真公主(690年代-762年)也已经六十四岁高龄,绝不会还如此浓情蜜意吧!


            假设四:只是给李龟年写的一首关于爱情的歌词,这个解释可能性是大点。李龟年作为乐工,他需要很多能创作顶级歌词的诗人来辅助他的歌声,王维可以说是当时的不二人选。但单纯的为文造句,不是送别南下的李龟年,何以会写到南国呢?显然这是个矛盾点。


            假设五:这纯粹是一首送别友人的诗,相思只是友情,而非爱情。古人多有类似的句子,如陶潜的《移居二首》 其二:“农务各自归,闲暇辄相思。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曹植《赠白马王彪》:“踟蹰亦何留,相思无终极。”再如与王维同时代的王勃,在《寒夜思友》中,也有“月下调鸣琴,相思此何极。”的句子,而且李龟年最后也是唱着这首歌词来表达对唐玄宗的思念的。这样,此诗中的“相思”就是表达朋友之情或君臣之情,似乎更加准确。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中云:王维“红豆生南国”、王之涣“杨柳东门树”、李白“天下伤心处”,皆直举胸臆,不假雕锼,祖帐离筵,听之惘惘,二十字移情固至此哉!《唐诗评注读本》中云:睹物思人,恒情所有,况红豆本名相思,“愿君多采撷”者,即谆嘱无忘故人之意。可见古人并不糊涂。


            然而,为什么在现代,这首诗会远离本意,通常会作为一首爱情诗来运用呢?比如夏传才的《中国古代爱情诗选讲》以及诸多爱情诗选,这首诗无不入选。我的理解是,问题就出在“红豆”“相思”两字。从古代传说,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边地,哭于树下而死,化为红豆,于是人们又称呼它为“相思子”,到钱谦益柳如是结缘于红豆庄,再到 牛希济《生查子》中“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红豆的主旋律,一直是爱情。从《有所思》(汉•两汉乐府)的“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到《古诗十九首》 (魏晋•无名氏)的:“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再到温庭筠的“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相思几乎就是爱情的代名词。


            罗兰•巴特在1968 年发表了著名的《作者之死》。在文中巴特提出,作品完成后,作者就已经“死亡”,“是语言而不是作者在说话,写作是通过作为先决条件的非个人化 ,达到只有语言而不是‘我’在起作用、在‘表演’。”巴特追求的是一个自由的阐释空间(这恰恰是过度阐述的合理化),一个立体的多元的文本生产空间。


            由于巴特的启发,我们对《江上赠李龟年》这首诗千馀年的演变,就有了个可信的解释:由于“红豆”“相思”二词,慢慢取得了对整个文本的话语权,在它们所蕴含的各种意义中,经过历代诗歌的反复吟咏,爱情的潜意识渐渐占据了上风 ,以至于后人干脆把诗题改为《相思》,从而引领了一大批以“红豆相思”为元素的爱情诗。


            本诗在流传过程中,除了诗题外,内容还逐渐产生了几个异文。如“秋来发故枝”又录为“春来发几枝”,或“秋来发几枝”。宋人编《万首唐人绝句》时,就把“愿君多采撷”录为“愿君休采擷。”但奇怪的是,不管哪个版本,即使是用了意义完全相反的词,诗本身的意义却没有多大变化,真是奇妙的汉语。


            本诗语言自然流畅,毫不做作。前三句铺叙而来,毫无奇处,至末句转出相思两字,方使读者对主题有所领悟,觉得前面三句乃破空而来的妙笔,一时充满回味,全篇通活。这首诗对情感的表达总体显得平淡,相比之下,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就显得感情激烈得多:“ 我愿意是急流, 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 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 树枝间做巢,鸣叫。”西人在感情背反的意象运用上明显多于国人,这或许就是文化差异的缘故吧!这里不需分别高低,但可互相借鉴。


            本文尽量避免和以前诸家的赏析文字雷同,只希望通过自己的知识面和经验,对后来的创作者有所激发和补益。


    虞山抱琴客识

    2017-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