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敬亭山:李白王维花叶不相见的诗词人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1-14 06:31:38

戳上面蓝字 生死门妙空如如动态全掌握



第一幕 敬亭山


大家都知道鼎鼎大名的唐朝诗人李白吧。除了“床前明月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外,他还有一首很美的五言小诗,《独坐敬亭山》。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李白·公元761年】


李白很爱敬亭山,也曾七上敬亭山。写这首诗的时候,他60岁,一年后病逝。仿佛他在用生命爱着这座山,是吧。

可是,他真的是爱一座山吗?

当然……不是。敬亭山上,住着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一个女人,她叫李持盈。

李持盈,690年生,比李白大11岁。李白写《敬亭山》那一年,她病逝在敬亭山上,次年李白紧随其后。大家可能多少听说过李白和杨玉环的八卦,不知真假。但李白“爱”李持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仅李白,王维、孟浩然、贺知章、杜甫、张九龄,盛唐才子只怕一大半都“爱”这个女人。

你以为故事要往奇怪的地方走向了吗?

敬请读下去。

【敬亭山上·玉真公主雕像】

李持盈是一个女道士,更是唐玄宗李隆基的亲妹妹——玉真公主。道号无上真,字玄玄,号持盈。

她也是武则天的孙女。武则天非常提防自己的儿子儿媳,在李持盈一两岁的时候就听信谗言屈杀了李持盈的母亲窦德妃。

因此李隆基非常宠爱这个小妹妹,知道妹妹要出家修道时,斥巨资给妹妹修建了非常多的华丽道馆,其中有一座,就在敬亭山上。

唐朝风气开放,公主做道士,其实更多时候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大沙龙。李持盈除了公主身份之外,也一定是很美的,因此常常宾客盈门。比如……王维。



第二幕 一时王维


王维和李白同年出生,出身太原王门,母亲是五大望族之首的崔氏之后。他从小吟诗作画,精通音律。不仅如此,还“妙年洁白,风姿郁美”,是一等一的帅哥。

但可惜,他少年丧父,家道中落,母亲一个人养大7个孩子,身为长子的王维早早的就走向长安谋求仕途。初登台就惊艳诗坛,17岁就写下了那首著名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王维·公元718年】


二十出头他已经名动天下,而此时李白还在四川,杜甫才五六岁。

在岐王推荐下,王维有幸在玉真公主面前演奏了一首琵琶曲《郁轮袍》。不仅演奏,他还呈上了一首诗,《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王维·公元721年】


终令公主为之倾倒,并将当时已经内定的进士名额特地为他腾了出来。

这一年,王维不仅进士及第,更高中状元。先不管这里头有没有公主保举的猫腻,王维有才是真的。

进士及第后的王维,任命为太乐丞,掌管皇家歌舞音乐。王维诗画双绝,和包括玉真公主在内的王孙贵族们打成一片,感觉王维前路一片坦途。然而事实就是那么难以预料……

王维因为舞狮子一案被贬山东。舞狮子没错,但他错用了黄狮子。这是皇帝专属颜色,却被他用在了其他场合。

至于当时是无意为之,还是有奸人作梗,我们不得而知了。公主纵使对他有情,也拦不住欺君罔上的罪名。

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瞬间沦落天涯,无人问津……



第三幕 你方唱罢我登场


王维走了,李白来了。

王维九岁吟诗作对,同样李白九岁已经通读百书。在他的《秋于敬亭送从侄卷游庐山序》就有“余小时,大人令诵《子虚赋》,私心慕之”的文字。

李白出生在剑南道绵州,祖籍为甘肃天水,也有一说他出生在碎叶城也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

他家世、家族很神秘,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李唐后人,也有说他是蓝色眼睛的西域混血儿。总之当王维在长安一路风光之时,李白还没出四川;王维被贬山东,李白才刚刚开始游历,并在安陆寿山娶了第一任妻子——唐高宗时期老宰相许圉师的孙女。著名的《静夜思》就诞生在这个时期。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公元726年】


虽然娶了名门之后,但这次婚姻并没有为李白带来仕途上的进益,直到30岁他初进长安,在终南山一住就是大半年。住在哪里?就住在玉真公主的道馆里。

可惜,玉真公主没有出现,眼里心里也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

在此期间,唐玄宗李隆基朝令夕改,连罢历任宰相,重任奸臣以及宦官。李白渐渐心灰意冷,写下了《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岐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一·公元744年】


他写“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表达心中愤懑,却依然“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送友人入蜀,他又写下了《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但也用“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表达了希望有人能好好镇守四川的感慨。

人们常说,看一个人有多善良,要看他穷途末路时;看一个人有多恶毒,要看他荣华富贵时。《行路难》和《蜀道难》,其实就已经可以看到李白的性格了。

这是一个多么强悍的乐观主义者啊,脚下即便穷途末路,眼前依旧千山万水。

他去到了中岳嵩山好友元丹丘的山居隐居,又回到安陆白兆山下,在桃花岩搭起了小石屋,开山田,耕种、读书、隐居。

这个阶段的李白,虽然没有进入玉真公主视线,但是他的诗作已经为以后的飞黄腾达埋下伏笔。



第四幕 王维的山水


有趣的是,李白隐居了,王维又回来了。

唐朝的另一个大诗人张九龄,终于得到重用,任中书令,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没错就是那个写“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张九龄。张九龄为人正直,敢于力谏。在他的提携下,王维回到京城,官从八品。

八品,很小的官儿,二十岁进士及第,三十五岁官从八品。

这一段弯路,王维走了十几年。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从此不再为功名利禄狂悲狂喜,这个心态一直维持到了他去世。

王维利用闲暇时间,在京城的南蓝田山麓修建了一所别墅,修养身心。

这个别墅原为初唐诗人宋之问所有,那是一座很宽阔的去处,有山有湖,有树林也有溪谷,其间散布着若干馆舍。王维与他的知心好友度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

《旧唐书·王维传》里记载:“维兄弟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荤血,晚年长斋,不衣文彩”。

半官半隐的人生,是王维官场的低调期,却是他诗歌的迸发期。

因为他精通音律,他的诗动静相兼,声色俱佳,比别人多一层动感和音乐美。

写田野,有《积雨辋川庄作》: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王维·公元735年后】

写春雨,有《辋川别业》:


不到东山向一年,归来才及种春田。

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然。

优娄比丘经论学,伛偻丈人乡里贤。

披衣倒屣且相见,相欢语笑衡门前。

【王维·公元735年后】


王维的诗里有画境,有声音,妙语连珠,如临其境。有远景近景,仰视俯视,冷色暖色,人声水声,把绘画美、音乐美与诗歌美充分地结合起来。比如《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王维·公元735年后】


还有《送梓州李使君》: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汉女输橦布,巴人讼芋田。

文翁翻教授,不敢依先贤。

【王维·公元735年后】


随着年龄渐长,他的官阶倒是越来越高,人却也越来越淡定。写《《早秋山中作》时,他以尚平和陶渊明两个人自比,深觉归隐山水才是自己的人生真谛。


无才不敢累明时,思向东谿守故篱。

岂厌尚平婚嫁早,却嫌陶令去官迟。

草间蛩响临秋急,山里蝉声薄暮悲。

寂寞柴门人不到,空林独与白云期。

【王维·公元744年】


写《送元二使安西》,非常脍炙人口了,情景清雅,情感质朴无华。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公元755年前】


半百之后,他看得更淡,一切都皎皎如月,《竹里馆》简直可以看作他心境的写真。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王维·公元755年前】


从“此物最相思”,到“明月来相照”,出世入世,是耶非耶,都不重要了,自有明月相知。




第五幕 李白的庙堂


735年,李白王维34岁,玉真公主45岁。李白终于见到了玉真公主。那个狂放却长期郁郁不得志的青年,终于有机会向玉真公主献诗。

同年,他还结识了大臣贺知章。没错就是那个“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贺知章。贺知章很喜欢李白的《蜀道难》和《乌栖曲》。李白瑰丽的诗歌和潇洒出尘的风采令他惊异万分。

再过几年,因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交口称赞,李白终于被皇上召见,并得到玄宗一年多的重用。

这期间他创作了夸赞杨玉环美貌的《清平调》:


(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李白·公元743年】


可是,以他的心高气傲,又何曾愿意只是做一个御用诗人?!

总之,皇上慢慢不喜欢他,而他也渐渐厌倦了御用诗人的头衔,开始游山玩水、求仙问道。终于在公元744年,被皇上赐金放还。

至于到底是他辞官,还是被辞?我相信他都是潇潇洒洒踏歌而去。

再次游历的李白,娶了第二任妻子。很巧,这次又是宰相的孙女——唐高宗宰相宗楚客的孙女。

不过这次婚姻不再像之前带点功利色彩,说起来还很浪漫。

据说李白酒醉梁园,诗兴大起,便挥笔在墙上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梁园吟》:


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 

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 

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 

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渌水扬洪波。 

洪波浩荡迷旧国,路远西归安可得!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李白·公元744年】


写完了可能还找个墙角撒过尿,然后提起长衫歪歪倒倒的走了。走后不久,宗氏就和仆人来到了这,看见这首诗,久久不能释怀。正好梁园的人看见了,马上就要擦掉,宗氏便要求不能擦,并花千金买下了这面墙壁。于是也就留下了一段“千金买壁”的佳话。

然后他和好友们比如前文提到的丹青生、岑夫子,一起游山玩水。胸中再多郁闷,提笔仍然豁达。我最喜欢的《将进酒》就是如此: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公元744年后】



第六幕 相看两不厌


从此,王维身在庙堂,心系山水;李白身在江湖,心系庙堂。

这两个人一佛一道,一个内敛一个外放,性格让他们的路越走越不一样,可实际也都淡出了权利的核心圈。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李白、王维,都未能幸免被这场浩劫推得东倒西歪。

长安被叛军攻陷后,王维被捕后被迫出任伪职。战乱平息后,按理投效叛军当斩,但因王维被俘时曾作《凝碧池》抒发亡国之痛和思念朝廷之情,又因其弟平反有功得到宽宥,降为太子中允,官终尚书右丞,公元761年王维在家里安然离世。

比起他,李白坎坷多了。李白和爱妻逃难、卷入永王谋反案,再被流放夜郎,和爱妻失散。几年辗转后终于在被流放的路上听到赦免令,这才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李白·公元759年】


他狂喜而归,可是归来之后渐渐病入膏肓。而且六十出头的他生活相当窘迫,不得已只好投奔了在当涂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

公元762年,李白病重,在病榻上把手稿交给了李阳冰,赋《临终歌》而与世长辞。

李白王维,这两位同年出生的大诗人,逝世时间也仅相隔一年。他们同样有才,却因为完全不同的仕途和心态,全无交集。

世人皆说唐朝盛世,其实,无论盛世乱世,人的命运往往就在皇亲国戚的一念之间。比如曾经和这两位大帅哥大才子都有密切交集的玉真公主,和那么多人来往,却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好了,现在我们再回头看李白那首吟诵当涂敬亭山的诗。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觉了?这是一个历尽千帆、沧海桑田的男人,躺在病榻上写下来的。不管山上是不是还有玉真公主,都不那么重要了。

李持盈,敬亭山,犹如功名利禄,对于李白王维,既触手可及,又可以毫不在意。

我甚至自私的认为,多谢李持盈和敬亭山的冷漠无情,才能成就此二人在玄宗昏庸的中晚年、安史之乱的洪流里,做不成千古名相,却为后人留下了多少美丽壮阔的诗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