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之恋||68.万恶不赦大混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2-16 14:18:11


第十二章假如爱情有天意

68  万恶不赦大混蛋

 

章娜一看启示内容大吃一惊,她跟了吴梅好几年,知道梅子发艺是她的命根子。

就在前几天,吴梅还认真地告诉她们,等她生孩子的时候,让章娜和何小敏帮她全权打理理发店呢,话才说了几天,她这就要把店转让了?

转让还不算,还要卖掉这间虽不贵但也有不少人眼红的铺面,要知道,吴梅说过无数次,这间铺面是她爸妈用家里所有积蓄帮她买下的,就是为了让她在这个城市有个落脚之地。

当时买的时候因为地理位置偏僻,二十万不到,如今涨了差不多一倍。

但吴梅显然心意已决,谁的劝告都听不进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立刻把铺面换成钱,帮夏成功把债还掉,她甚至不知道,即便现在还清债,夏成功该判一年,绝不会因此少坐一天牢。

可她顾不了那么多,在听到唐笑笑说完这些事情之后,她的心脏就像一个缩紧的核桃,闷得难以纾解。

她必须疯狂一次,为自己曾心心念念爱过的那个男人。

她请求刘芸,先不要把孩子的事告诉夏成功,因为她不想让夏成功以为自己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阴暗想法,尽管他现在已经潦倒到一无所有。

刘芸叹着气答应了她,“委屈你了,好孩子。”

过了两天,苏蓦然拿来了5万块,加上吴梅的钱,让夏锦绣一起还给了钢厂。

还完债,一家人总算松了口气。

夏成功的案子宣判那天,夏锦绣和苏蓦然陪着爸妈去的,因为故意伤害罪,夏成功被判了两年。

从法院出来,刘芸一直在抹泪,夏履安没像往常那样,遇到点什么事就着急上火,动不动就血压升了,或者脑梗犯了,倒是一直在给刘芸宽心,说这小子也该栽点跟头了,这不是坏事,是好事。

夏锦绣看着爸妈突然苍老了许多的面容,只觉得心里阵阵难过。

还没进家门,夏锦绣的电话响了,电话里一个女声着急地说:“是锦绣姐吗?吴梅姐要生了!”

夏锦绣打了一个激灵,拉起妈妈就往医院赶。

在这个冬天的下午,吴梅生下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婴,孩子的出生就像一道闪电,照亮了夏家这段日子一直被阴云笼罩的生活。

刘芸小心翼翼地抱着那个粉嘟嘟的婴儿,看也看不够,亲也亲不够,指着让夏履安看,“你看这眼睛,这耳朵,简直和成功小时候一个样!”

夏履安憨笑着连声附和。

他们给孩子起了小名叫小土豆。



夏锦绣呆呆地看着吴梅给小土豆喂奶,突然想起了贝贝,然后就烦躁起来。

反正医院有妈妈陪着这对母子,她留着也没多大用处,就说好几天没去工作室了,想去看看。

出了医院,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准备打车去江北路,在瑟瑟的风里站了几乎有十几分钟,就是没有一辆空车过来。

就在夏锦绣气得想爆粗口时,一辆黑色捷豹“嘎”一声停在她面前,她心里一凛,抬眼看去,林一南已经打开车门朝她走了过来。

她拔脚就要走。

林一南紧追几步,从背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放开!干什么你!”夏锦绣气恼地甩开他,径自向前走去。

林一南不管不顾地追上来,挡在她面前,“你就不能听我解释吗?”他酸涩地问。

夏锦绣无奈,只好站住,抱着胸,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想告诉我你和露莎的事情?对不起,外面很冷,我没闲心听你胡编乱造。”

林一南噤了声。

她看见,有一抹浓浓的悲伤落在他的眼眸里,她心里抽痛了一下。

依稀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何曾有过悲伤和落寞,他每次看她的时候,她迎接到的总是像蜜糖一般化不开的温暖和爱恋。

心一软,她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贝贝不是我的孩子,他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认真地解释。

夏锦绣冷笑一声,“你觉得有意思吗?”



“千真万确,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当面和露莎对质,她一直在骗我,直到一周前我才……”

没等林一南话说完,夏锦绣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能不能有点新鲜的?

把这种电视剧里被演滥了的桥段拿出来为自己洗脱嫌疑?林一南,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太不幸了,我不该认识你,更不该如此不幸地进入你的兴趣盲点!

你到底玩够了没有?没玩够的话回去找你的儿子玩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她试图拨开林一南,却被他一把打横抱起,在街头人来人往诧异的目光里,他抱着她,大踏步地朝车子走去,二话不说把她塞进后车座,然后飞速启动车子。

一路上,他们谁也没说话,窗外的街景如同时光的彩色幕布一样缓缓后退,林一南面色冷峻,目视前方,夏锦绣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只觉得脸部一阵发烫。

刚刚,就在他霸道地将她抱起的那个瞬间,她是想抵抗的,但她什么都没做,而是任由他抱着她,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她的头刚好贴在他的胸口,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狂乱的心跳,咚咚咚,咚咚咚,很有力。

那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是那么让她沉醉,她真想就这样吧,就这样一直走,不要停,林一南,不要停……

此刻想来,夏锦绣的心尖仍像被烧的通红的烙铁烫了一下一样,颤抖着,温暖着,莫名的慌乱。

她甚至不想知道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反正随他去好了,她只贪恋这一刻的时光。



遇到堵车的时候,林一南就极其不耐烦,哔哔地压喇叭,刺耳的喇叭声就像他的心情一样烦躁不安。

是的,他很烦,但他烦的不是夏锦绣,而是露莎。

不过,他马上就要从露莎带给他的烦恼中彻底解脱出来了。

没有什么比夏锦绣对他的冷淡更让他有挫败感了,他打电话她不接,他发短信她不回,他去找她的最后一次,被她用刻薄的话从头到脚浇进了心里。

她告诉他她和苏蓦然在一起了,她是故意气他的吧?

他想发火,但又不能冲她发,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在寂寥冷清的夜晚,照准阳台上那只沙袋,狠狠地发泄内心的愁苦。

他一边大汗淋漓地伸出拳头砸向沙袋,一边骂自己:“林一南,你是个混蛋!林一南,你是个万恶不赦的大混蛋!”

直到筋疲力尽,他才允许自己像一只被掏空的面口袋一样软软地倒在冰凉的地板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泪水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下。

他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他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会崩溃,他会发疯,他很怕有一天,自己会这样死去,而他还没有得到她的原谅。

不,不。那不是他希望的结果。

一周前的一天,他去找露莎,他想和她好好谈谈,问她为什么要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或者,她要是想要钱,他可以给她,多少都行,他觉得自己很猥琐,但他一想到夏锦绣对自己的冷漠他就觉得付出什么代价他都可以接受。

那个不会哭闹,只会冷眼看他的夏锦绣,是他的一道劫,他无法逾越。

(未完待续)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晚安

作者李睫:专栏作者,自由撰稿人。不忘初心,不改欢颜。写三十七度文字温暖你我。微信公众号:李睫(ID:lijie321099)。约稿及合作请邮件至:2643726123@qq.com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