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误喝百草枯无药可救,禁售的“死神”农药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5-19 09:53:13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江苏南通七旬老人黄红珍的生命却在一点一点走到尽头。


6天前,患有阿兹海默症的黄红珍,因误服了村里的农药“百草枯”,辗转多家医院无解。在多家医院的医生都表示“无药可救”后,家人们无奈放弃,回到海安县南莫镇沙岗村的家中。


看着老伴黄红珍痛苦“等死”,丈夫刘长松后悔不迭,一遍遍怪自己:“当初为何没有看紧她?”


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百草枯”水剂由于剧毒难解,早在2016年7月1日便被禁止在国内销售和使用。他想弄明白,村里的百草枯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南莫镇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药水是村里统一卖的,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


黄红珍误喝下的“百草枯”药瓶。


误服“百草枯”


黄红珍的儿子刘金宏、侄子刘金东向澎湃新闻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4月3日下午5点过,刘长松与老伴黄红珍做完农活儿,拖着农用三轮车,从田里走回家。刘长松在前面拖车,黄红珍在后面推。由于老伴“脑子有些问题”,家里人必须时刻注意着她,几十年来日子倒也过得安稳无虞。


但谁也没想到,那天黄红珍离开刘长松视线大概5分钟,便出现了“意外”。


刘金东说,刘长松正在前头拖着车走着,一回头,看见黄红珍嘴边有水吐出来,赶紧上前看,发现她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外包装是“百草枯”的瓶子,和她常喝的六个核桃矮罐包装有些相似,里面还有些液体。


这一幕在后来得到在场邻居的证实:田头一辆三轮车上放着一瓶除草剂,黄红珍经过时,拿起便喝了下去。


刘金宏说,母亲准是把这药当成水或饮料喝了。


刘长松当时虽然慌了神,但见妻子没什么反应,也不确定她喝下的是否是农药。两三个小时过后,黄红珍开始呕吐,家人赶紧将其送往附近的沙岗村卫生院。又因医院条件不足,随后先后将她送往南莫镇医院、转到海安县人民医院洗胃,1个小时后又连夜转到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


4月4日一早,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告诉刘金宏,“治不好”,劝他们回家。


家人便又将其转回海安县人民医院,当日上午,海安县人民医院也下达病危通知书,在黄红珍下午的出院记录上写着,出院诊断:百草枯中毒、阿兹海默症、低钾血症,“患者病情重,预后差,死亡不可避免。”


海安县人民医院的出院记录上写着,“患者病情重,预后差,死亡不可避免。”


回家后,刘金宏回忆,母亲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在屋里门外走来走去。到了6日下午,其母亲突然出现了呼吸困难,“指着胸部对我们说,我这边疼,这边疼。”


被禁的药水从哪里来的


看着母亲“一天天遭罪等死”,刘金宏心中气愤难当,他想要弄清楚,到底是谁还在使用这早已被禁的农药?


据公开报道,百草枯(Paraquat)也叫对草快、克芜踪、巴拉刈,最早由英国帝国化学工业集团(世界最大农药企业先正达SyngentaAG前身)研发出来的除草剂。一经问世,以其优异的除草特性风靡全球。


但是,对于人体来说,百草枯是一种尚无解药的死亡之水,10毫升便可致死,如果不及时采取恰当的治疗措施,早前统计平均死亡率一般在90%以上(随着医学进步,现今死亡率有所下降),死亡过程漫长而痛苦。


公开报道称,据估计,在被禁用前,每年因为百草枯中毒致死的人数约为万人以上。其中,一大部分诱因为一时兴起的自杀念头。


也正是因此,2016年7月1日,百草枯水剂迎来了国内禁令,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可现在,南莫镇沙岗村还依然有人在使用。”4月5日和6日,刘金宏和家人找到村里和南莫镇有关部门,想搞清这瓶百草枯到底从哪里来的?


南莫镇信访办工作人员谢金凤告诉刘金宏,“百草枯”是村里的,村里会给予补偿。4月8日中午,谢金凤告诉澎湃新闻,他正在开会,1个小时后再说。截至发稿,他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刘金宏说,据他们了解,这瓶药水是村支书邵茂顷家里卖的。7日,记者联系上邵茂顷时,他回应说:“不要打电话给我,我不会回的。”


南莫镇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药水确实是村里统一卖的,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


7日,刘金宏说,母亲已经不能进食了,说话变音,“毒素已经腐蚀了她的喉咙、舌头。”


8日,刘金宏说,医生刚刚告诉他,母亲病情恶化,就要死了。




本期编辑 郦晓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