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核桃里的家(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23 03:16:58

桌上的咸菜也是月月都腌每次的味道都不同,花生的醋味还不够,脆生生的吃起来没什么意思。电视机正在播放的早间新闻是一条秘密的地下暗河,可以将多少年来无数别无二致的温暖早晨连为一体,并把人带到他想去的任意一个。游在吃早饭的同时想起了自己会将那个梦与褐色圆环相联系的真正原因。昨天晚上,或一周前的晚上(游的记忆力实在很糟糕),一个朋友来拜访游,同他聊起自己近期新添的病痛,送给他一枚褐色的核桃,并请求游代他向他的夫人与儿子问好。那个朋友有很奇怪的收藏癖,他喜欢一切圆形的东西,铜镜,硬币,莫比乌斯环,满月,等等。朋友是个有点讨厌的人,但游只有这么一个朋友,所以只能尽量忍耐。游走到阳台的窗前,早间新闻还没有结束,他不明白为什么阳台的窗户要比他自己卧室的窗户敞亮得多。日光洒在木地板上形成一小片金闪闪的湖泊,他赤脚走进那片冰冷的水域,透过水渍斑驳的纱窗可以看到几个孩子正在院子里丢沙包。他小心翼翼地看着,生怕被楼下的人发觉。有一个正在慌张躲避的孩子长得很像游他们家的人,方形脸,细眼睛,额头宽阔,本来是自带着威严的相貌,却总是容易露出畏惧的神色,仿佛为盗用了这样一张容易产生误解的脸感到抱歉,游越看那孩子的脸,便越觉得似曾相识。母亲说“太阳真好啊”,父亲说“可不是吗”,他们在阳台坐下了。游知道这是父亲的说话时间,自己应当保持沉默。他十八岁生日之后就没再和父亲有过直接交流,好像是因为那一天父亲做了一件什么在他看来非常过分的事,如今他不再生父亲的气,甚至不再记得当时为什么会生气,但二人之间的默契却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在母亲烧水准备泡茶的同时,父亲开始讲一个关于祖父的故事,这个故事他之前没有讲过。他很少讲祖父的事,也很少去看他,今天父亲讲的是祖父如何偷走自己了三年扫帚攒下来的学费给村里相好的寡妇打了根簪子寡妇怎么戴着簪子和村里人炫耀,几个月后又是如何与一个过路的货郎逃走的故事。得知自己交不起学费只能在家种地的那天正好是父亲的18岁生日,这之后他再也没和祖父说过话。他说完后母亲立刻补充祖父晚年无依无靠的惨状,因为眼睛近乎失明吃饭时筷子都伸不进菜碗里去。说完后他们像在等待什么,游起身再次走进那滩水,孩子们已经散了,从光秃秃的树枝可以推断出这是一个冬天。在垃圾桶旁边立着一面一人多高的穿衣镜,反映出对面黑而嶙峋的树影。后来那个在这一带捡了几十年垃圾的男人过来将镜子抬走了,这时游发现镜子没有反映什么东西,他看到的是镜面上的裂纹。本来镜子对面并没有那样一棵树。游心想,他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范畴错误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