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至极,胆小勿进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08 04:02:40

第一章女尸睁眼

我叫胡天,是一名收尸人。

所谓收尸就是将那些不能入殓的尸体入葬,我们这行赚钱快,但也非常凶险,可以说,我们这些收尸人都是干着不要命的买卖。

我的师傅姓万,我平时叫他老万。

这天,老万开着他那辆二手破奥拓带我来到了一个小山村,出活。

下车后,老万简单的跟雇主打了声招呼。

雇主叫刘富贵,他父亲今年去世前好好的,哪知下葬的时候双眼突然睁开,而且怎么都无法下葬。

刘富贵急的没办法,十里八村的找道士、大师,最后找到了老万。

一行人来到大堂,刘父脸上盖着一块黄布,穿着一身寿衣。

我入行三年,见过的尸体不计其数,倒是头一次见到像这里阴气这么重的地方。

按理来说正午时分阳气最为浓郁,此时还能在这阳光暴晒的大院中感到刺骨的寒冷,非常不正常。

老万自然也感觉到了,但他仅仅是面色略微凝重。

我凑上前掀开刘父脸上的黄布,这一掀不要紧,刘父的嘴角竟然笑了,这一下可把我吓的半死。

我以前也遇到过尸体放了一段时间自己动的,那是神经电流导致的自然反射,但刘父嘴角的弧度弯的那么完美,分明就是在对我微笑。

“老万?”我颤抖的叫了一声。

“嗯,你也看见了?”老万不待我回答把黄布盖了上去。

刘家人自然是不明白我们刚才看到了什么,但我却明白刘父的死没那么简单。

“老爷子怎么过世的?”老万看了一眼刘富贵,问道。

“前天去山上打猎回来后,说太累了,倒头就睡,哪知这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刘富贵说到这擦了擦眼角。

老万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要去山上看看。

我连忙跟着老万出了门,走到半山腰,老万说!“不去了,回去。”

我一脸疑惑:“怎么不去了?”

“刘富贵在说谎。”老万眯着眼,吐了一股烟。

到了刘富贵家,老万说他有办法下葬,前提是把棺材抬到坟地去。

刘富贵大喜,连忙招呼村里的小伙子们抬棺材,说来也怪,这棺材是空的,七八个小伙子抬它不动。

老万一看,从包里拿出四个银钉子,钉到棺材四角,这才勉强抬走。

“这棺材哪里弄的?”老万看着刘富贵问道。

“唉,找人订做的,花了不少钱呢。”刘富贵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最后回道。

“嗯,我们今晚把老爷子下葬,后面的事,明天再说吧!”老万扔出一句话,就走了。

我知道,老万这是生气了,连忙昂首挺胸的跟了出去,法术咱不行,这气势可不能输。

我跟老万去了坟地,老万跟我随便啃了两口面包,俩人一直蹲在那里等,我也不知道等啥,但是老万肯定明白,陪着他一起等吧。

到了后半夜老万说去上个厕所,我蹲久了脚都麻了,站起来走两步,还别说借着月光我看那棺木还挺漂亮,但是看不清楚,我就往前凑了凑,还是不够清楚,又挪了挪脚往前凑了凑。

迷迷糊糊不知多久之后,我突然看到,自己面前竟然出现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鲜红的衣服,红的仿佛要滴出献血一样,女人十分白皙,不是那种正常的肤白而是病态的苍白,瓜子脸,柳叶吊梢眉,丹凤眼,琼鼻微耸,樱桃小口,看起来十分的妖艳。

而在这时,女人突然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不要紧,我那仅存的戒备心里都被瓦解了,仿佛自己融入到了春风里,身体都隐隐发酥,更过分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走了过来,伸出莲藕般的双臂抚摸我的身体。

我上完高中就跟着老万混了,何时接触过女人,这双手摸的我那个难受啊。

我本想抗拒,但奈何对方的手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得寸进尺了,往下面开始摸去,如同探索新大陆一般。

我的身体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女人,手也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着,我感觉到了触手可及的柔软,她的皮肤非常细腻光滑,我发誓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满心欢喜陶醉着看着女人那精致的面庞,早已忘我的嘴对准女人的脸亲了过去。

就在我的嘴要亲到她完美的脸蛋时,她的脸变了,女人的眼睛竟然变得空荡荡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两行殷红的献血从眼眶中流了出来,看起来十分血腥。

同时,女人挥舞着手臂张牙舞爪的抓了过来,那面容无比狰狞。

我吓了一跳,之前的春意一下子吓没了,但我身体没有反应的那么快,被她一双手掐住了脖子。


第二章不孝子

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丝毫作用,她的双手仿佛一道铁钳死死的钳住了我的脖子。

我伸手去掰那对钳子般的手臂,奈何纹丝不动,想大声呼救又发不出声音,随着我吸入的氧气越来越少,我慢慢感觉到头昏脑涨,仿佛马上窒息了。

我知道,我完了,都怪自己太贪恋女色,钱没赚到小命搭在这,真她娘的亏!

就在我意识彻底失去前,我猛的吸到一口空气,这一团救命的氧气,却是老万给的。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老万拿一壶水浇到了我的头上,用力给了我几巴掌,我都不确定我的脸蛋此刻有多肿,后来他还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了拍。

“老万,咳咳!!!”我深吸了几口气,抢过老万的水壶,大口大口的喝了好几口。

“不用说了,你刚才跳到棺材里抱着老头的尸体一个劲乱摸,还叫唤!!”老万耻笑的看着我说道。

我老脸一红,自己都觉得害臊,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还好此地只有我和老万俩人,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就不用在圈里混了。

“这棺材不简单啊,还能让人产生幻觉!”老万点了一根烟,蹲在树根里,仔细的打量着不远处的棺材。

“老万,你咋没事?”我擦了擦头上的水珠满脸疑惑的看着老万。

“笑话,你才入行多久,我身上这么多护身法器,一般的幻术对我没用。”老万一脸的不屑。

“法器?”听到老万的话,我摸了摸脖子,说道:“妈的,这次走的匆忙忘了带护身符了。”

“下次带上,那玩意好歹是个物件。对了,你刚才看见啥了对一个老头又啃又抱的?”老万好奇的凑过来脑袋。

“没啥,就一穿红色衣服的女人在那里摸我,小爷我可不能吃亏,于是我就摸了回去。”我有些沾沾自喜的说道,不知道人还以为我占了大便宜。

“靠,竟然是红衣女鬼!”老万骂了一句:“刚才要不是我把你从棺材里扯出来,你小子就交待在这了。”

我苦哈哈一笑:“老万,这刘老头怎么是个女的?”我想起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也不洋洋得意了,缩了缩脖子问道。

“走我们回去。”说完老万自顾自的往村里走,我经历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一分钟也不想待了,立刻跟了上去。

到了村子,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我和老万就在车上眯了一会。

来到刘富贵家,他正在吃早饭,他的妻子还在做粥。

“万大师,尸体埋了吗?”刘富贵一看我们回来了很是激动,迎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刘富贵你可知罪!”老万一瞪眼,两撮小胡子被气吹的飞起。

“大师,这是怎么了?”刘富贵一愣,随即,倒退两步颤抖的挤出几个字来。

我这个外人都能看出刘富贵明显心虚了,他额头上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不断流下来。

“一般农村老人去世后都是用松木、柏木、杉木其中杉木居多,柏木就算比较名贵的了,而你这口棺材是他妈的金丝楠木的!”老万怒吼道。

我第一次看见老万发这么大火,就算刘富贵撒谎也没必要这样吧。

“我……”刘富贵颤抖的手擦了擦汗。

“你从你家地里挖出了这口棺材,你也是识货的,知道这是好木头,于是便想据为己有,但是村里人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占有这口棺材,于是你想了个好主意,就是把你父亲害死,然后假借下葬之名把棺材埋起来,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没人注意你的时候再挖出来!”

老万一口气说完,指着刘富贵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为了钱,你竟然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刘富贵好似被万千雷霆劈到了,双腿控制不住噗通跪倒在地。

“都是我不好,我贪财,害死了我爹。”刘富贵被老万揭穿,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起来。

我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贪财,竟然丧失了人性。


第三章黑狗血

我和老万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他哭,刘富贵的妻子听到声音也跑来抱着刘富贵痛哭。

“万大师,其实,其实他爹不是俺们害的。”刘富贵的妻子哭喊着冤屈

“嗯?”老万蹲在她面前问道“那怎么死的?”

刘富贵的妻子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看着老万哭诉。

“他爹种田的时候无意挖出来口棺材,后来他爹说要埋了,富贵不同意,俺也不干,那木料富贵说够买栋房子了。”

刘富贵也停止了痛哭:“俺们也没想到,俺爹竟然为了这口棺材搭上了命,他夜里偷偷要把棺材埋了,俺不同意,他跟俺吵了架就提着锄头上田里去了。大半夜的俺也不放心,但当时在气头上就没管他,后来夜里三点还没回来,俺就急了拿着铁锹就去了田里,怎么也找不到俺爹,俺好奇,往棺材里面瞧了一眼,可吓死俺了,俺爹竟然躺在棺材里跟那具尸体搂搂抱抱,吓得俺撒腿就跑,等天亮了再去看俺爹已经没气了。”

“真的不是俺编的。”刘富贵很是委屈的看着老万。

“当时你要是将你爹拉出来,他是不会死的,唉,你害了你爹啊!!”老万点了根烟,长叹一口气说道。

“什么!俺爹是让那棺材害死的?”刘富贵满脸惊恐。

“没错,确切的说是里面那具尸体。”老万吸了一口烟。

我忽然想到昨晚那个美艳女人,那苍白的皮肤,那触手可及的皮肤质感,还有那流血的眼睛,以及死死掐住我脖子时窒息的感觉,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背心都打湿了。

离开了刘富贵家,我们去车上取了装备,准备收拾那个罪魁祸首。

我带着我的八卦镜,这是一个高仿品,虽然不是正品,但也多少有些法力,是老万为我量身打造的。

我们来到坟地,正午时分,老万拿出米,撒在棺材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

随后从包里取出九张符纸贴在棺材上,说也奇怪,这几道符纸贴完,我明显感觉不那么冷了,刚过来的时候尽管是中午阳光浓郁,还是感觉非常的寒冷,就像进了冰窖一般。

老万取出一柄桃木剑,开始围着棺材舞动,看那架势颇有几分老道施法的样子。

他围着棺材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嘴里念叨着什么,我以前背过这些咒语但是每次老万都是自己来,我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用他的话说,我法力微薄做不了法事,随着他施法完毕,那棺材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以为大功告成了,脸上笑了起来,但马上我笑容就僵住了。

那棺材板又打开了,然后猛然又关上,随即又打开,一开一合的走了十几下,颇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老万跑过来看了我一眼说:“不好,这鬼怨气太深,普通的法术收不住他。”

“快跑!!!”老万拉着我掉头就跑。

一直跑回村子,我喘着气第一次看见老万跑的这么快。

“你等着。”老万也不待我回话,去了刘富贵家,一小时后老万跟刘富贵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老万点着根烟吸了一口,而刘富贵已经不哭了脸上多了几分红润。

他们的身后跟着八个年轻的小伙子。

看到这里我就略懂了,这八个小伙子都是处男,阳气非常浓郁,老万是想用他们镇住红衣女鬼。

我们一行人来到坟地,正如我所料,老万让我和八个小伙子一人拿着一道符按在棺材上,一起抬棺材。

这棺材异常沉重,但终于能缓缓抬起,但就在要入土的瞬间,棺材盖被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一只白骨手臂,直直的竖着对着天空,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我离得最近,看到这一幕牙齿控制不住的打颤,冷汗再一次打湿了背心,那几个抬棺材的小伙子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就要撒手的瞬间,老万大吼一声,不准松手。

刘富贵也大骂:“谁松手别想要工钱!”

我这才知道都是付了钱请的,心里觉得一会小爷也得要一份,凭啥我白干啊?

“松手的一个子都没有。”刘富贵又补了一句,这两句话太管用了,本来想松手的几个人都咬着牙坚持,抬了起来。

棺木入土的瞬间,老万大喊一声,快埋上,所有人就连刘富贵都拿起铁锹埋土。

人多力量大,很快这棺木就被大家合力埋上。

老万围着墓地撒了一大把米,随后又拿起一个小碗里面装着黑红的液体,他猛然喝了一大口对着坟墓喷了出去,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黑狗血。

第四章煞气走直线

紧接着,掏出口袋里一大叠黄纸扔在空中,右手提着桃木剑,左手指掐诀嘴里大吼一声:“灯死魂灭,入土为安,速速归去,不从定斩!”

剑尖对准黄纸一斩,那一大叠飞舞在天空中的黄纸瞬间燃烧起来,我似乎看见坟墓中升起一道黑烟,那黑烟想飞出去,一碰到黄纸便剧烈的燃烧起来。

我连忙捂住耳朵,我听到了非常凄厉的女声惨叫着,那声音就仿佛在我耳边响起的,我看其余几个人都面如土色,肯定也是听到了这声音。

许久,我问老万搞定了吗?

老万摇了摇头,告诉我只是暂时压制了,想彻底消除他的怨气很难,世间只有几个本领高强的法师可以出手解决,但他们通常是隐世的。

“以后埋在这里万万不可动他,每逢清明节上来烧一炷香放点瓜果祭拜一下,切记!!!”

老万说完,刘富贵请我们去他家,从抽屉里拿了十万现金,老万只要了一半,他说女鬼只是暂时压住了,没有根除,只能拿个跑腿钱。

我开着车,老万坐在副驾驶,各怀心事的离开了村子,回到我们住的青南市。

第二天,我吃了顿大餐,来到老万在的办公楼,老万这家伙这么多年替人收尸,钱财自然没少赚,所以买下一栋二层小楼,装修一番当成我们的事务所。

我心里还是挺佩服他的商业头脑,办公楼选的好,风水旺,还能与时俱进网上接活,我跟他混的三年大部分雇主都是网上接的,只有少数像刘富贵般十里八村打听到我们的。

我在老万的办公室沙发上坐了没多久,就听见楼下汽车的轰鸣,老万也听到了但看他神色自如,我就知道一定有生意上门了。

果然,敲门声响起

“请进。”老万对着大门喊道。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竖着大背头,上面涂了一层厚厚的发胶,戴着金丝眼睛,夹着一个公文包,一看就不是好人。

当然,这都是我猜的,老万还是比较客气的招待了他。

原来这个人是一所医院的副院长,他来找到我们是因为,他们的医院出事了。

老万和副院长寒暄了几句,双方坐在沙发角落里,伸长了脖子开始嘀嘀咕咕的讨论,这些都不用我管我也懒得去听。

到了晚上,差不多十一点半的样子,老万叫醒我说:“开工了。”

我早就知道晚上要行动,所以提前睡了几小时,现在精神正好,于是我们背上包,开车去了胡桃树医院。

在车上老万跟我大概讲了一下情况,医院最近出了大事,一到晚上太平间就有动静,更可怕的是值夜班的医生、护士都看见有人从太平间里出来。

医院一开始请了警察来调查,后来警察蹲了一晚上确实看到有人进出太平间,但是监控里却没有任何异常,警察也没有办法。

医院没办法请了个和尚大师去作法,结果大师坚持要先收一半做定金,医院付了钱,大师到了那里随便烧了点纸钱就跑路了。

后来副院长亲自出马,从网上找到经验丰富好评如潮的我们。

医院不远,很快我们就到了。

胡桃木医院是个新医院,六层的高楼在这块地区显得有些鹤立鸡群,那五个腥红的大字,在月色下散发着刺眼的红光,煞白的楼身和那线条分明的质感,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不过,这样的一所新医院,却出了脏东西,让人多少有几分唏嘘。

我们大厅站了没多久,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他一看见我们就像失散多年的党员见到了组织一般,热泪盈眶。

跑着过来和老万握手,边握边说:“可算把你们盼来了,鄙人姓王,王重阳的王,王重阳的重。”

我说:“王重阳的阳?”

王医生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没阳没阳。”

老万的脸抽了抽,略微点了点头说:“带我们去看看吧。”

王医生如蒙大赦,带着我们往电梯走去,老万伸手拦住他说:“我们不走电梯,走楼梯。”

王医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们,好像在问为什么?

我知道是我出场的时候了,走上前摇头晃脑地告诉他:“在风水学上有这么一说:

“吉气走曲线,煞气走直线。”

第五章医院闹鬼

电梯是垂直升降,属于直线,当电梯大门打开的时候两股气流就会进入电梯,一个是杂气而另一个则是阴气,“地上为阳,地下为阴”,电梯每天穿梭在阴阳二界面,所以电梯也有一个名字叫“阴阳门”,有能通往人间和地狱一说。而且你不觉得电梯门一关就像一座棺材吗?这样的棺材你敢坐吗”

王医生听我说的那么恐怖,额头冷汗直冒,抢着要走楼梯,我被他逗的哈哈大笑,就连老万的嘴角都动了动。

这么一来,压抑的氛围被冲散了不少,但很快,随着我们距离太平间越来越近,那种压抑的氛围又浓郁了几分。

推开大门,横着一条颇为宽敞的走廊,四周的墙面呈白色,地上铺着瓷砖。上方有灯光传来,但是那光线偏暗,而且光源中似乎还参杂着奇怪的阴影。

走廊两侧空无一人,每隔一段距离,便可看见一排塑料座椅,座椅旁边一般就挨着一扇房门。每一扇门上,都有一个横挂着的、字体清晰的门牌。除了几楼几室外。门牌上还写有“内科”、“妇科”这样的字样。

不过,此地的空气中,似乎还不止有消毒水的味道。我隐隐觉得自己闻到了一种别的气味,只是味道若有似无,难以辨识……

就在我路过妇科的时候,我往里面瞥了一眼,一个红色的脸若隐若现,我吓了一跳,但我没有任何表现,假装没看见,我不想节外生枝,这家医院只是请我们去太平间处理脏东西,别的地方我们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老万只是感觉到这里阴气很重,他早早的跟着王医生走到了前面,我看见那个红色的脸后不敢落在后面,立马跟了上去。

太平间有一扇厚厚的铁门,活像棺材盖,太平间的门只能从外开不能从里开,里面没有装把手。

王医生颤抖着把门拉开,老万一步迈进去,我跟在后面只感觉一阵冷风从身后嗖的吹过,吹进太平间,不止一道四面八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阴风刮过来,卷起一层灰尘涌进来。

不知道是晚上的缘故,还是我心理作用,当我站在大门的旁边时,我感觉到从太平间里面冒出来的冷气几乎达到了入骨的地步。

老万面色凝重,他有阴阳眼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事情,虽然说我也有但是没有他那么厉害,只能偶尔灵光。

“什么时候开始闹鬼的?”老万没有转头,死死盯住储尸柜。

“上个月。”王医生只是个普通人,不是我们这些长年累月收尸人能比的,此刻他受到影响最终抱着双臂,要不是副院长命令他好好接待我们,并且今晚给他双份的加班费,打死他也不愿意来。

“我看不一定吧!”老万蹲下腰,摸了一把地上的灰,说道:“这些尸体有的死了很久了。”

“那都是没人认领的尸体,我们只能暂时存着,说起来也很久了。”王医生猛然想到了什么。

我感觉随着那几道风刮进来,阴气变得更加浓郁了,我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那感觉就像大夏天进了冰窟一般。

“你俩先出去,我要在此地作法,不要妨碍我。”老万严肃的对着我们说道,并且从包里取出各种法器。

我拉着王医生就离开了,太平间的大门缓缓关闭,老万既然那么说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有把握对付里面的脏东西。

我和王医生在那里只会增添麻烦,因为作法的时候不能分心,如果我俩被鬼上身了,老万是不能救我们的,所以他才把我们赶走。

王医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问我:“万大师他一个人在里面没事吧?”

我笑了笑:“你放心,我们是专业的收尸人。”

王医生点了点头:“大师作法要多久能好?”

“半个小时到一小时吧。”

王医生面色有些羞愧的问我:“小师傅,我能回办公室换条裤子吗?”说完他指了指裤子,上面一滩水渍。

我强忍着笑意说道:“速去速回啊。”

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我心想:“这王医生胆子比我还小,竟然被吓尿了。”

笑了一会,我看见前面有间办公室有亮光,我好奇的走了过去,门是开着的,光从里面射出来。

我略微迈出半步,用手扶住木门后,缓慢地、谨慎地朝里探出头去。

只见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她穿着护士装是那么的清纯、那么的美丽。

她看见我伸出头来,有些吃惊的“呀”了一声。

我赶紧站出来,露出我男人的身体,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情况,我主动打了招呼:“嗨,美女!”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