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提出离婚,她沉默着写下一纸清单,丈夫看完竟痛哭忏悔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5 20:14:00

1
第一章女尸睁眼

我叫胡天,是一名收尸人。


所谓收尸就是将那些不能入殓的尸体入葬,我们这行赚钱快,但也非常凶险,可以说,我们这些收尸人都是干着不要命的买卖。


我的师傅姓万,我平时叫他老万。


这天,老万开着他那辆二手破奥拓带我来到了一个小山村,出活。


下车后,老万简单的跟雇主打了声招呼。


雇主叫刘富贵,他父亲今年去世前好好的,哪知下葬的时候双眼突然睁开,而且怎么都无法下葬。


刘富贵急的没办法,十里八村的找道士、大师,最后找到了老万。


一行人来到大堂,刘父脸上盖着一块黄布,穿着一身寿衣。


我入行三年,见过的尸体不计其数,倒是头一次见到像这里阴气这么重的地方。


按理来说正午时分阳气最为浓郁,此时还能在这阳光暴晒的大院中感到刺骨的寒冷,非常不正常。


老万自然也感觉到了,但他仅仅是面色略微凝重。


我凑上前掀开刘父脸上的黄布,这一掀不要紧,刘父的嘴角竟然笑了,这一下可把我吓的半死。


我以前也遇到过尸体放了一段时间自己动的,那是神经电流导致的自然反射,但刘父嘴角的弧度弯的那么完美,分明就是在对我微笑。


“老万?”我颤抖的叫了一声。


“嗯,你也看见了?”老万不待我回答把黄布盖了上去。


刘家人自然是不明白我们刚才看到了什么,但我却明白刘父的死没那么简单。


“老爷子怎么过世的?”老万看了一眼刘富贵,问道。


“前天去山上打猎回来后,说太累了,倒头就睡,哪知这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刘富贵说到这擦了擦眼角。


老万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要去山上看看。


我连忙跟着老万出了门,走到半山腰,老万说!“不去了,回去。”


我一脸疑惑:“怎么不去了?”


“刘富贵在说谎。”老万眯着眼,吐了一股烟。


到了刘富贵家,老万说他有办法下葬,前提是把棺材抬到坟地去。


刘富贵大喜,连忙招呼村里的小伙子们抬棺材,说来也怪,这棺材是空的,七八个小伙子抬它不动。


老万一看,从包里拿出四个银钉子,钉到棺材四角,这才勉强抬走。


“这棺材哪里弄的?”老万看着刘富贵问道。


“唉,找人订做的,花了不少钱呢。”刘富贵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最后回道。


“嗯,我们今晚把老爷子下葬,后面的事,明天再说吧!”老万扔出一句话,就走了。


我知道,老万这是生气了,连忙昂首挺胸的跟了出去,法术咱不行,这气势可不能输。


我跟老万去了坟地,老万跟我随便啃了两口面包,俩人一直蹲在那里等,我也不知道等啥,但是老万肯定明白,陪着他一起等吧。


到了后半夜老万说去上个厕所,我蹲久了脚都麻了,站起来走两步,还别说借着月光我看那棺木还挺漂亮,但是看不清楚,我就往前凑了凑,还是不够清楚,又挪了挪脚往前凑了凑。


迷迷糊糊不知多久之后,我突然看到,自己面前竟然出现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鲜红的衣服,红的仿佛要滴出献血一样,女人十分白皙,不是那种正常的肤白而是病态的苍白,瓜子脸,柳叶吊梢眉,丹凤眼,琼鼻微耸,樱桃小口,看起来十分的妖艳。


而在这时,女人突然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不要紧,我那仅存的戒备心里都被瓦解了,仿佛自己融入到了春风里,身体都隐隐发酥,


我上完高中就跟着老万混了,何时接触过女人,这双手摸的我那个难受啊。

2
第二章不孝子

我知道,我完了,都怪自己太贪恋女色,钱没赚到小命搭在这,真她娘的亏!


就在我意识彻底失去前,我猛的吸到一口空气,这一团救命的氧气,却是老万给的。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老万拿一壶水浇到了我的头上,用力给了我几巴掌,我都不确定我的脸蛋此刻有多肿,后来他还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了拍。


“老万,咳咳!!!”我深吸了几口气,抢过老万的水壶,大口大口的喝了好几口。


“不用说了,你刚才跳到棺材里抱着老头的尸体一个劲乱摸,还叫唤!!”老万耻笑的看着我说道。


我老脸一红,自己都觉得害臊,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还好此地只有我和老万俩人,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就不用在圈里混了。


“这棺材不简单啊,还能让人产生幻觉!”老万点了一根烟,蹲在树根里,仔细的打量着不远处的棺材。


“老万,你咋没事?”我擦了擦头上的水珠满脸疑惑的看着老万。


“笑话,你才入行多久,我身上这么多护身法器,一般的幻术对我没用。”老万一脸的不屑。


“法器?”听到老万的话,我摸了摸脖子,说道:“妈的,这次走的匆忙忘了带护身符了。”


“下次带上,那玩意好歹是个物件。对了,你刚才看见啥了对一个老头又啃又抱的?”老万好奇的凑过来脑袋。


“靠,竟然是红衣女鬼!”老万骂了一句:“刚才要不是我把你从棺材里扯出来,你小子就交待在这了。”


我苦哈哈一笑:“老万,这刘老头怎么是个女的?”我想起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也不洋洋得意了,缩了缩脖子问道。


“走我们回去。”说完老万自顾自的往村里走,我经历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一分钟也不想待了,立刻跟了上去。


到了村子,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我和老万就在车上眯了一会。


来到刘富贵家,他正在吃早饭,他的妻子还在做粥。


“万大师,尸体埋了吗?”刘富贵一看我们回来了很是激动,迎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刘富贵你可知罪!”老万一瞪眼,两撮小胡子被气吹的飞起。


“大师,这是怎么了?”刘富贵一愣,随即,倒退两步颤抖的挤出几个字来。


我这个外人都能看出刘富贵明显心虚了,他额头上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不断流下来。


“一般农村老人去世后都是用松木、柏木、杉木其中杉木居多,柏木就算比较名贵的了,而你这口棺材是他妈的金丝楠木的!”老万怒吼道。


我第一次看见老万发这么大火,就算刘富贵撒谎也没必要这样吧。


“我……”刘富贵颤抖的手擦了擦汗。


“你从你家地里挖出了这口棺材,你也是识货的,知道这是好木头,于是便想据为己有,但是村里人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占有这口棺材,于是你想了个好主意,就是把你父亲害死,然后假借下葬之名把棺材埋起来,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没人注意你的时候再挖出来!”


老万一口气说完,指着刘富贵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为了钱,你竟然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刘富贵好似被万千雷霆劈到了,双腿控制不住噗通跪倒在地。


“都是我不好,我贪财,害死了我爹。”刘富贵被老万揭穿,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起来。


我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贪财,竟然丧失了人性。

3
第三章黑狗血

我和老万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他哭,刘富贵的妻子听到声音也跑来抱着刘富贵痛哭。


“万大师,其实,其实他爹不是俺们害的。”刘富贵的妻子哭喊着冤屈


“嗯?”老万蹲在她面前问道“那怎么死的?”


刘富贵的妻子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看着老万哭诉。


“他爹种田的时候无意挖出来口棺材,后来他爹说要埋了,富贵不同意,俺也不干,那木料富贵说够买栋房子了。”


刘富贵也停止了痛哭:“俺们也没想到,俺爹竟然为了这口棺材搭上了命,他夜里偷偷要把棺材埋了,俺不同意,他跟俺吵了架就提着锄头上田里去了。大半夜的俺也不放心,但当时在气头上就没管他,后来夜里三点还没回来,俺就急了拿着铁锹就去了田里,怎么也找不到俺爹,俺好奇,往棺材里面瞧了一眼,可吓死俺了,俺爹竟然躺在棺材里跟那具尸体搂搂抱抱,吓得俺撒腿就跑,等天亮了再去看俺爹已经没气了。”


“真的不是俺编的。”刘富贵很是委屈的看着老万。


“当时你要是将你爹拉出来,他是不会死的,唉,你害了你爹啊!!”老万点了根烟,长叹一口气说道。


“什么!俺爹是让那棺材害死的?”刘富贵满脸惊恐。


“没错,确切的说是里面那具尸体。”老万吸了一口烟。


我忽然想到昨晚那个美艳女人,那苍白的皮肤,那触手可及的皮肤质感,还有那流血的眼睛,以及死死掐住我脖子时窒息的感觉,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背心都打湿了。


离开了刘富贵家,我们去车上取了装备,准备收拾那个罪魁祸首。


我带着我的八卦镜,这是一个高仿品,虽然不是正品,但也多少有些法力,是老万为我量身打造的。


我们来到坟地,正午时分,老万拿出米,撒在棺材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


随后从包里取出九张符纸贴在棺材上,说也奇怪,这几道符纸贴完,我明显感觉不那么冷了,刚过来的时候尽管是中午阳光浓郁,还是感觉非常的寒冷,就像进了冰窖一般。


老万取出一柄桃木剑,开始围着棺材舞动,看那架势颇有几分老道施法的样子。


他围着棺材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嘴里念叨着什么,我以前背过这些咒语但是每次老万都是自己来,我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用他的话说,我法力微薄做不了法事,随着他施法完毕,那棺材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以为大功告成了,脸上笑了起来,但马上我笑容就僵住了。


那棺材板又打开了,然后猛然又关上,随即又打开,一开一合的走了十几下,颇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老万跑过来看了我一眼说:“不好,这鬼怨气太深,普通的法术收不住他。”


“快跑!!!”老万拉着我掉头就跑。


一直跑回村子,我喘着气第一次看见老万跑的这么快。


“你等着。”老万也不待我回话,去了刘富贵家,一小时后老万跟刘富贵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老万点着根烟吸了一口,而刘富贵已经不哭了脸上多了几分红润。


他们的身后跟着八个年轻的小伙子。


看到这里我就略懂了,这八个小伙子都是处男,阳气非常浓郁,老万是想用他们镇住红衣女鬼。


我们一行人来到坟地,正如我所料,老万让我和八个小伙子一人拿着一道符按在棺材上,一起抬棺材。


这棺材异常沉重,但终于能缓缓抬起,但就在要入土的瞬间,棺材盖被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一只白骨手臂,直直的竖着对着天空,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我离得最近,看到这一幕牙齿控制不住的打颤,冷汗再一次打湿了背心,那几个抬棺材的小伙子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就要撒手的瞬间,老万大吼一声,不准松手。


刘富贵也大骂:“谁松手别想要工钱!”


我这才知道都是付了钱请的,心里觉得一会小爷也得要一份,凭啥我白干啊?


“松手的一个子都没有。”刘富贵又补了一句,这两句话太管用了,本来想松手的几个人都咬着牙坚持,抬了起来。


棺木入土的瞬间,老万大喊一声,快埋上,所有人就连刘富贵都拿起铁锹埋土。


人多力量大,很快这棺木就被大家合力埋上。


老万围着墓地撒了一大把米,随后又拿起一个小碗里面装着黑红的液体,他猛然喝了一大口对着坟墓喷了出去,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黑狗血。

4
第四章煞气走直线

紧接着,掏出口袋里一大叠黄纸扔在空中,右手提着桃木剑,左手指掐诀嘴里大吼一声:“灯死魂灭,入土为安,速速归去,不从定斩!”


剑尖对准黄纸一斩,那一大叠飞舞在天空中的黄纸瞬间燃烧起来,我似乎看见坟墓中升起一道黑烟,那黑烟想飞出去,一碰到黄纸便剧烈的燃烧起来。


我连忙捂住耳朵,我听到了非常凄厉的女声惨叫着,那声音就仿佛在我耳边响起的,我看其余几个人都面如土色,肯定也是听到了这声音。


许久,我问老万搞定了吗?


老万摇了摇头,告诉我只是暂时压制了,想彻底消除他的怨气很难,世间只有几个本领高强的法师可以出手解决,但他们通常是隐世的。


“以后埋在这里万万不可动他,每逢清明节上来烧一炷香放点瓜果祭拜一下,切记!!!”


老万说完,刘富贵请我们去他家,从抽屉里拿了十万现金,老万只要了一半,他说女鬼只是暂时压住了,没有根除,只能拿个跑腿钱。


我开着车,老万坐在副驾驶,各怀心事的离开了村子,回到我们住的青南市。


第二天,我吃了顿大餐,来到老万在的办公楼,老万这家伙这么多年替人收尸,钱财自然没少赚,所以买下一栋二层小楼,装修一番当成我们的事务所。


我心里还是挺佩服他的商业头脑,办公楼选的好,风水旺,还能与时俱进网上接活,我跟他混的三年大部分雇主都是网上接的,只有少数像刘富贵般十里八村打听到我们的。


我在老万的办公室沙发上坐了没多久,就听见楼下汽车的轰鸣,老万也听到了但看他神色自如,我就知道一定有生意上门了。


果然,敲门声响起


“请进。”老万对着大门喊道。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竖着大背头,上面涂了一层厚厚的发胶,戴着金丝眼睛,夹着一个公文包,一看就不是好人。


当然,这都是我猜的,老万还是比较客气的招待了他。


原来这个人是一所医院的副院长,他来找到我们是因为,他们的医院出事了。


老万和副院长寒暄了几句,双方坐在沙发角落里,伸长了脖子开始嘀嘀咕咕的讨论,这些都不用我管我也懒得去听。


到了晚上,差不多十一点半的样子,老万叫醒我说:“开工了。”


我早就知道晚上要行动,所以提前睡了几小时,现在精神正好,于是我们背上包,开车去了胡桃树医院。


在车上老万跟我大概讲了一下情况,医院最近出了大事,一到晚上太平间就有动静,更可怕的是值夜班的医生、护士都看见有人从太平间里出来。


医院一开始请了警察来调查,后来警察蹲了一晚上确实看到有人进出太平间,但是监控里却没有任何异常,警察也没有办法。


医院没办法请了个和尚大师去作法,结果大师坚持要先收一半做定金,医院付了钱,大师到了那里随便烧了点纸钱就跑路了。


后来副院长亲自出马,从网上找到经验丰富好评如潮的我们。


医院不远,很快我们就到了。


胡桃木医院是个新医院,六层的高楼在这块地区显得有些鹤立鸡群,那五个腥红的大字,在月色下散发着刺眼的红光,煞白的楼身和那线条分明的质感,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不过,这样的一所新医院,却出了脏东西,让人多少有几分唏嘘。


我们大厅站了没多久,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他一看见我们就像失散多年的党员见到了组织一般,热泪盈眶。


跑着过来和老万握手,边握边说:“可算把你们盼来了,鄙人姓王,王重阳的王,王重阳的重。”


我说:“王重阳的阳?”


王医生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没阳没阳。”


老万的脸抽了抽,略微点了点头说:“带我们去看看吧。”


王医生如蒙大赦,带着我们往电梯走去,老万伸手拦住他说:“我们不走电梯,走楼梯。”


王医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们,好像在问为什么?


我知道是我出场的时候了,走上前摇头晃脑地告诉他:“在风水学上有这么一说:


“吉气走曲线,煞气走直线。”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