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编”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八家机构,信联破解九龙治水困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08 18:04:32

近日,央行网站公示了百行征信(即信联)经营个人征信业务的许可信息,从放出信息到正式获牌,前后不足半年时间,相比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8家机构,2014年内测上线、2015年获准试点、2017年4月被告知暂时未达要求,信联牌照批复的效率之高,令人叹服。

股权结构“一大八小”

根据央行公布的信息,信联是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等8家机构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主要在银、证、保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外的网络借贷等领域开展个人征信活动。其中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其余8家机构分别持股8%。从信联的实践看,信联意在成为央行征信系统的补充,主要服务对象为互联网金融个人借贷业务机构,且数据共享。

八家试点个人征信机构(点击放大图片,下同)

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8家个人征信企业入股,采用商业化的经营方式组建的‘信联’,既有望解决这一机构的权威性问题,也有可能引入市场因素,活跃市场参与,并以企业的标准优化治理和改善经营。信联与银联、网联等机构一样,股权结构也做到了充分分散,能够确保机构经营的中立性。

信联的“掌门人”浮出水面

央行披露,信联的法定代表人是朱焕启。公开数据显示,朱焕启出生于1960年,曾在央行货政司就职,后历任人民银行大连市支行党委书记、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大连分局局长。近年来,朱焕启担任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该公司作为第五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互金协会和央行占据了四个董事会席位,其余股东中进入董事会的是:蚂蚁金服、腾讯、前海征信、拉卡拉、华道征信;进入监事会的是:中诚信、中智诚、鹏元。

为何是信联?当前的数据共享困局

近年来,网贷的异军突起和消费金融的兴起,蕴含了不小的风险,需要个人征信市场提供支撑,但企业征信机构相对较多,而个人征信机构相对较少。当前个人征信存在的乱象有:个人征信产品的有效供给不足,机构之间存在信息孤岛,过度多头借贷、诈骗借贷猖獗;还有一些平台打着征信的名义,过度采集个人信息。在监管最严厉的现金贷、消费金融等领域,多头借贷、借新还旧的现象仍屡禁不止。在信联成立之前,征信行业面临的四大痛点如下:

信联出生的意义不可小觑。信联是对央行征信系统形式的补充,建立信联,有望破除信息孤岛、终结多头借贷等乱象,实现个人征信在互联网金融和小微金融的全面覆盖。信联的出现,可以把芝麻信用等8家股东机构及更多互联网机构的征信信息整合起来,覆盖掉传统金融的征信盲点,形成一个庞大的征信数据库。

信联的定位:守住信贷征信边界

据公开信息,信联的数据源于“200多家网贷公司、8000多家县域的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聚焦于互联网信贷数据,与侧重传统银行的央行征信中心形成差异化互补。由于并未接入社交、电商等商业化数据,信联的定位仍然是信贷征信。

信联的服务对象主要为网络小贷公司、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等因特网金融从业机构,此外,还包括从事反欺诈等服务的第三方符合资质要求的机构。这就纳入了大量央行征信中心不能覆盖到的个人客户金融信用资料,在很大程度上将解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息分割问题。

信联落地,重塑信贷格局

首先,信联的成立,更好的保护个人的隐私。信联的出现,规范了互联网企业的征信行为,可以明确互联网金融征信的数据采集范围和使用原则,限制互联网金融企业采集和使用用户数据权限。在互联网征信采集信息中,由于信联是国家背书,能够统一协调各方数据源,可以有效的防止过度采集信息,减少侵犯用户隐私的概率。

其次,将有效遏制过度多头借贷,大大降低消费金融行业系统性风险。由于各个机构之间壁垒森严,如何共享数据一直难有进展。信联获批个人征信牌照后,由于具有足够公信力,各方愿意共享信贷的黑名单和白名单,有助于缓解行业中的信息孤岛效应,实现信贷信息共享和风险联动预警,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多头借贷、诈骗借贷等乱象的发生。

第三,对于传统银行来说,个人征信将联合信联,有助于银行更好的发展个人信贷业务并控制风险。信联将使用非银行消费者行为数据作为其个人征信信息来源,银行和资产证券化交易发起人可以藉此完善贷前审批、结构设计和贷后监测,从而提升其个人贷款资产组合质量。

百行征信使用大数据技术处理包括手机使用、出行及地点、购物活动等行为数据,补充政府现有的银行消费信用信息数据库。使用非银行交易的个人行为数据帮助银行为缺乏信用记录的消费者 (如中国1.719亿外出农民工) 提供精准金融服务。

第四,对于互金企业,将摆脱基础数据投资泥沼,可以集中资源,更好的专注自身产品。信联成立之前各互金企业都需要投入相当多资源到数据基础设施,建设自己的大数据底层仓库。在信联成立之后,互联网金融的各企业将共享同一套相对完备的征信系统,有助于企业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优势产品中,实现差异化竞争,也有助于整个互金行业实现普惠金融的目的。

资料共享是信联面临的一大挑战

信用资料是各征信机构的核心竞争力,要让各机构自愿实现资料共享,不是件容易的事。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同为央行下辖个人征信机构,在数据采集上,信联应该会与央行征信中心同出一辙,即坚持互惠与全面共享原则。申请使用信联数据的互联网信贷机构,需要承担向信联报送数据的义务,全面共享,按需查询。互联网放贷机构,苦于缺乏统一的信用征信数据,信联的诞生恰逢其时,是一种刚需,加上分散的股权结构能够保证其中立性和客观性,可以打消报送机构有关信息保密和安全的担忧,相关机构报送数据的积极性也会很高。

信联能够打消借贷数据提供企业的相关顾虑,但首要一步是统一数据共享标准,明确8家股东企业的利益分配,以及以法律或监管规则的形式确立从业机构的数据上报和质量义务。目前,信联具体的业务规则还不明确,如信息的共享机制、收费标准等,预计会在开业时公布。如何让各机构乐意共享数据、达成一个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是信联的当务之急。

附件为征信行业相关背景资料:

我国征信行业的历史沿革

海外征信体系的运营模式

我国获取主体信用信息的方式

在信联成立之前,我国征信体系采用政府主导的模式,公共征信为主,社会征信为辅。当前我国获取主体信用信息的模式有数据中心模式、第三方征信模式、共享查询模式三类。除了获取主体信用模式外,行业内还有些大数据公司在现有数据基础上进行深度挖掘,如百融金服、九次方大数据等。


每天一篇好文

祝您基业长青


长按二维码关注

网贷产品经理



发表